執行死刑中的真實故事 (看到最後,真的有點感傷)



從部隊回到地方以後,被安排到一個執法機關工作。由於職責所在,與各種各樣的案件和罪犯



打交道就是每天的工作。當然,「死刑監督」也是各種執法工作中的一件「小工作」。



在許多人看來,對罪犯執行死刑是一件很「希奇」很刺激很恐怖的事情。而在我們眼中,卻不



過是「小事」一件:執行死刑的過程中完全沒有了案件偵查中那種鬥智鬥勇、緊張刺激、花明



柳暗和生死較量,執行死刑只不過是標誌著一件重特大案件完成了它的全部訴訟程序,以一聲



槍響宣告案件的終結。



但是,在我親身經歷刑場監督的數百件死刑執行案件的前後,卻有著許多一般人不可能知道的



小故事,從這些小小的故事片段裡,我體會到了許多一般人不可能體會到的心靈震撼。



一、 死刑前的一個菸頭



一個因搶劫殺人被判死刑的罪犯,23歲,高中文化,獨生子。他糾集其他人多次搶劫,在作案



中殺害了兩名被害人,罪不可赦,被判死刑。執行死刑那天,刑車急速駛往刑場。途中,他向



法警要了一支香菸,大口大口地抽著。我坐在前邊的副駕坐上側身觀察著他。令人驚異的是,



從來不抽菸的他卻沒發出一聲咳嗆,像一個老菸鬼一樣平靜的吸著。「呋--噗……」,終於吸完



了,他小臂一揚,將菸頭向車窗外扔去,可就在那瞬間,他渾身一震,兩隻手指以不可思議的



敏捷和力度死死夾住了那差點脫手而出的菸頭。他收回手來,把菸頭拿到眼前,翻轉著手腕,



像欣賞珍寶一樣打量著菸頭,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把菸頭再次遞到嘴邊,深吸了一大口,直到



菸頭燃進了濾嘴,這才依依不捨的捏熄了煙燼,把濾嘴揣進了衣兜。這時,車停了,刑場到了----



不知道在即將扔出菸頭那一瞬間,他想到了什麼!他的生命中曾經有過那麼多值得珍惜的東西



都被他無情的忽略了,可是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卻對自己在人世間的最後一點點享受感到了



珍惜-----他把菸頭都帶去了另一個世界!



二、給我換個位置



有一次,被執行死刑的罪犯有十六個,其中還有一個女殺人犯。有一個女犯長得又矮又醜,四



十多歲,就這麼個女人,還因為姦情敗露而用繩子勒死了自己的丈夫,分屍滅跡。



執行死刑那天,所有工作都很順利,可是到了刑場卻發生了一點小小的意外:



刑場選在一個比較偏僻的山腳下,有利安全,也好對無關人員和車輛交通加以控制。到了刑場



後,罪犯們被武警押下車,按照預先安排的執行位置開始對罪犯就位排隊。平時這些傢伙們都



還比較「聽話」----生命的最後時刻到了,多數死刑罪犯都處於恍惚狀態之中。可是這天在「就



位排隊」時卻有一點「騷亂」,一個應該挨著那個女犯下跪執行的青年男犯掙紮著不服從武警



的押解,死蹭著不肯往執行位置上走,武警把他架到了執行位置他還掙紮著要站起來。作為執



行刑場藏監督任務的我,當然要上前問個究竟---萬一他有什麼重大隱情需要報告,或者還有什



麼重要情況要說呢?總不能出現錯殺啊!我對刑場指揮長示意「暫停」,和審判人員上前問個



究竟。誰知道這個男犯什麼也不說,只是反覆嘟囔著一句話:「給我換個位置,給我換個位置~



~``!」我們一時有點糊塗了,「換位置」?什麼意思?問了好幾分鐘,這個年輕男犯才說出了



自己的要求,他要求「不挨著那個女的跪,換一個離她遠一點的位置」-----理由是:我還沒有結



婚,只有等下輩子才能找老婆了。而那個女的那麼丑,又殺了自己的丈夫。和她挨著一起「上



路」,對下一輩子不吉利!



要命啊,死到臨頭了他居然還在想這個,真是少見!不過為了盡快完成執行任務,我們還是滿足



了他的要求,給他換了一個略微離那個女犯遠一點的位置,誰知道那個女犯居然對男犯罵了一



句:「老子不會沾到你,老子下一輩子不想變人了」!



人啊!千奇百怪,可像這倆傢伙這樣的,我還是第一次見著!



三、可憐天下父母心



一個罪大惡極的搶劫、強姦、流氓團夥首犯被判死刑。此人僅28歲,高大英俊,如果不是知道他



的纍纍罪行,一般人都可能因為他那一副屏幕上的正面人物形象的樣子而把他當成好人。



執行死刑的地點是在一個遠離城鎮的郊區。在執行死刑之前,我們就已經得知這個罪犯的父母在



打聽刑場位置,這讓我們高度警惕,做好了防止意外的準備並且通知派出所和街道居委會注意掌



握罪犯父母的動態。死刑執行那天,派出所又報告:罪犯父母高價租了一輛車,準備跟去刑場。



於是,我們又安排了專門力量注意掌控。



可是,直到死刑執行完畢,也沒有發生任何意外情況。在死刑執行完畢準備撤離現場的時候,我



看見這個罪犯的父母在警戒線外的路邊急切的和值勤民警說著什麼。我上前詢問情況,兩個老人



求我告訴他們:「我的兒子是在哪個位置走了的」?我說:「就在前面路邊」。他們再三要求我



帶他們到實地去,我告訴他們:屍體已經抬上殯葬車了。可他們還是執意要我帶他們到實地去,



我只好返回,將他們帶到了他們兒子被執行死刑的具體位置上-----一走到那裡,兩位老人就跪在了



地上遺留的血跡跟前,嗚嚥著從身背的挎包裡掏出了小鐵鏟和塑料袋,一點一點的把滲透了自己



孩子血跡的泥土挖進塑料袋裡。兩位老人一邊挖一邊哭著告訴我:兒子犯法被槍斃了,可還是自



己的兒子啊。他身上都是父母給的血肉,好歹也得讓他完完全全的走啊!



聽了這些話,我的心都要碎了,可憐天下父母心啊!他們打聽刑場位置,高價租車,準備了半天,



僅僅是不願意讓兒子身上的血滲在這荒郊野外而落個屍身不全!



此後,我經常把這段小故事告訴那些不顧人倫的逆子們,問他們:你們在犯罪的時候想過養育你



們的父母嗎?!





BlogAD部落格廣告行銷



創作者介紹

狂奔

天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