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子營養之謎---人類為什麼不能縱欲的原因 作者:劉盛開



我從2001年開始,就對動物特別是人類的性行為進行深入的研究。但是當時的研究只限於藥物生產,因為這才是具有經濟價值的研究。



  在這種深入的研究中,我發現了精子的秘密:作為負有傳宗接代的責任的戰略細胞,精子中含有非常豐富的珍稀的營養成份。這種成分是神經系統、骨髓幹細胞系統和男性生殖細胞系統必需的成分,對這三個系統而言,這種成分的多寡決定了它們功能的強弱。人體在分配這種成分到三個系統上維持著一種巧妙的平衡。在這個基礎上,我取得了一項專利,並且進行國際融資。現在正在審核,我也不便透露細節。只能說如果成功就是一項很大的項目,獲利很豐厚。



  我本來是沒有興趣對人們對處女與非處女的問題等事進行爭論的,因為當時我認為這樣的小事純粹是浪費自己最寶貴的時間。但是劉仕才先生說服了我。他說「性解放主義是一項以瘋狂的方式進行宣傳的錯誤理念,會對人類構成巨大的損害。」這我倒是相信。因為作為一個從事科學研究的人,我深知無論什麼理論都有可能出錯,而性解放主義是一項尚未經過實踐考驗的理論,對與錯尚不得而知,應該以謙虛的態度接受大家的批評指正,否則容易出錯。但是,他們以瘋狂的方式進行宣傳,並且對反對的人進行瘋狂的人身攻擊,壓制一切反對的聲音。



  一項尚未經過實踐考驗的理論錯誤的可能性是很高的。經過實踐考驗,真理越辯越明,那麼,像我們這些埋頭於科研的人不方便出來說什麼。但是,他們拒絕接受大家的批評指正,以「先進」、「多元化」等旗號瘋狂宣傳,卑鄙地打擊一切反對的聲音,肯定會導致社會悲劇。作為一個從事科學研究的人,我認為我們有責任提醒人們,應該以什麼態度來推出新理論。



  於是,我參與了劉仕才先生為民航出版社編寫《性教育革命》一書的工作,為此查閱了大量資料文獻,利用生物學知識對這些文獻進行提煉,進行終於為性解放主義的性質作了真正的解釋。並且把這些成果寫進了《性教育革命》一書中。本文就是這本書的觀點提煉。



  其實,性解放主義並不是一項什麼新理論,它僅僅是遠古時代的一種野蠻人的風俗習慣,只是西方的歐洲人種的地理知識和綜合能力並不強,所以進行跨學科的綜合大型研究是比較困難的,而有這種能力的人和機構,又對這種生活方式的爭論不感興趣。因為進行一項深入的跨學科的綜合大型研究是要極大成本的,而生活方式之爭又沒有專利價值,成功了也發不了財,所以有實力的機構沒有參與這種爭論。這就導致了由純粹的作家、政治家來進行這方面的爭論,而這些人又不是科學家,他們爭來爭去也爭不出個所以然來。所以,就大家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全社會的性關係在這種混亂的狀態下被破壞,歐洲人種和日本人種就是在這個過程中受到了損害。



  其實最可怕的是一些別有用心的惡棍們利用了這種爭論,將歐洲與日本帶入了性解放的深淵。這種煽動仇恨,扣帽子,搞對立的手法正是惡棍們的本色,想一想我國的文革吧,到現在不知有多少親曆的人回想起來都仍然會心有餘悸,可見這種手法不是歐洲人種的專利,我們中國人種也一樣有這樣的惡習,只不過我們中國人種的這種惡行是用來搞政治對立,造成文革的巨大經濟損失,而歐洲人種與日本人種則將這種惡行是用來搞性解放,對民族的素質造成巨大的損害。



  直到現在,性解放主義者們都還是在用這種手法來進行宣傳,甚至將這種生活方式之爭變成政治鬥爭,將它複雜化了,誰都不敢對它吱聲。劉仕才先生就對我說過,沒有充分的證據,你出聲只是找死。所以我只有在具有了充分的準備,有充分的證據的前提下,才敢對性解放主義進行批判,進行堅決的打擊。



  精子的研究是我們提出的性行為淫亂會損害智商的理論的基礎。由於精子是非常珍貴的,所以,排精量對男人的身體的影響是巨大的。而美國科學家羅賓.貝克的《精子戰爭》一書中對男人在不同的情況下的排精量的深入的研究,作為我們的研究數據的補充,使我們能夠完成我們的研究的架構。



  真的是非常幸運,現在對性的研究已經十分深入,而互聯網的便利使我們能夠收集到足夠的資料,特別是各種族的性方面的知識,沒有這些旅遊者發的資料,我們只知道性對人類的身體與智商構成巨大的損害,卻不能夠精確地估計其危害程度,而這些資料與林恩教授的智商研究,使我們能夠對這種生活方式的危害可以進行精確的估計,而研究的精確化是現代科學的精髓。這是我們能夠提出我們的理論的支柱。



  下麵我向讀者介紹我們對精子的研究結果。



  精子是一種特殊的物質,它有著奇怪的特性。而且,高等動物的精子與低等動物的精子有著本質的差異。一般來說,高等動物的精子要在雌性的體內受精,參加一場極激烈的受精權角逐,所以,在精子中配備了豐富的資源。正所謂「精子是男人的精華」。經過性興奮排出體外的精子具有豐富的最珍稀的營養成分,對人的健康有決定性的影響。



  我們經過多年的合作研究,對人的精子進行了深入的達五年之久的深入鑽研,發現了精子的秘密。



  眾所周知,性生活對男人來說既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負擔。因為性交後的疲勞是十分嚴重的。據現有的一些資料及調查顯示,性交過程中的運動的激烈程度是不高的,能量的消耗很少。能量的消耗很少而疲勞程度很高,是「低能高耗」現象,是極端異常的。



  性交過程中,男人還排出了一樣物質——精子。按現已公佈的數據,精子中含有蛋白質、核酸和氨水等。這些都是人體能大量攝入或大量合成的物質。排出少量(一次不超過5毫升)對人體毫無影響。所以有的科學家說精子是十分廉價的。但精子真的只含有這些無關緊要的廉價資源嗎?



  我們做過蒼蠅的研究,雄性蒼蠅在交配前的狀態無論如何好,在性交活動後,都馬上死亡。而它們的交配動作簡單極了:雄性抱住雌性,生殖器插入,射精,就完事,連抽插動作都沒有。說這樣的動作所消耗的能量能致命,只能說是駭人聽聞。



  一般蒼蠅都是在完成變形後2~3天就交配,之後馬上死亡。我們以控制蒼蠅們的蛋白質(鮮魚)的攝入量,即不喂鮮魚來觀察它們,發現蒼蠅在沒有充足的蛋白質的情況下,不發生交配行為,從而在15天的時間裏,仍然沒有雄性蒼蠅死亡。之後我們給它們餵食鮮魚後,不到24小時,蒼蠅即發生交配行為,之後雄性蒼蠅馬上死亡。



  以現有的生物學知識,尚不足以解釋的生命現象不可勝數。僅僅知道一種物質中的宏量物質含量而對微量物質一無所知就對它妄下結論顯然是一種十分武斷的行為。而現有的數據中並未公佈精子的微量物質含量,顯然是不充分的。在數據不充分時的推斷往往是錯誤的。



  按現已公佈的數據,顯然男人在性交過程中產生了巨大的「浪費」。而因為生物的生存競爭異常激烈,很少量的資源浪費都將招致最嚴厲的懲罰——淘汰!但不巧的是,性交後雄性異常疲勞的動物都是高等動物——哺乳類、昆蟲類。特別是昆蟲類,雄性在交配後往往死亡(如蒼蠅、蜂類、蟑螂等)。而這兩種動物恰好分別是脊椎動物和無脊椎動物在進化樹上的最後一枝,也就都是在進化競爭中的最後勝利者。很顯然地,這種「浪費」不但不是浪費,而且對提高物種的進化競爭力是十分有利的。



  很顯然地,在性現象中,有某種尚未被科學家們發現的奧秘。



  奧秘在哪里呢?顯然不在性交的運動上。因為調查顯示,性交時間長短對性交後的疲勞程度影響很小。如果是運動造成異常疲勞,則疲勞程度應該和性交時間成正比例關係。而事實上卻幾乎沒有關係。調查顯示,性交1分鐘和性交30分鐘射精後的疲勞程度相差不大。有時,性交1分鐘射精後的疲勞比性交30分鐘射精後的疲勞時間更長,更加難以恢復。



  我們把目標鎖定在精子上。



  我們收集了男人手淫後的精子,對成年母雞作喂服實驗。



  母雞服用後毛色比對照組有明顯改善,服用4天后十分明顯,而7天后則毛色比對照組亮許多。



  很顯然地,精子中含有豐富的一種功能很強大的營養物質——珍稀生物小分子(精子素),我們小組以前將之稱作「體能素」!因為該物質和人的體能關係密切,一旦大量消耗就會使人十分疲勞。而在性交時,男人通過性興奮而將它大量轉移給精子排出,當然會異常疲勞了。



達爾文的《進化論》認為:物種的產生是以進化的方式從低等到高等演變的。生物在進化的過程中不斷發生變異,這種變異通過生殖傳給後代。同時,因為自然資源有限,所以它們的生存競爭異常激烈,淘汰比例也非常高。基本上,自然界中的生物進化,都是優勝劣汰,適者生存。這一方面的確是因為自然資源有限,但是在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生物在進化過程中並不是同步的,為了保持本物種的優良性狀,它們也不得不以高比例的淘汰來進行物種的優化,以保證本物種的競爭力,從而保證本物種的延續。



  我們知道,低等生物都以自然選擇的方式對後代進行淘汰。淘汰的方式十分殘酷,淘汰比例非常高。



  但是,生物進化到了像哺乳動物這樣高的階段時,像魚類一樣極高淘汰比例是它們無法承受的(魚類通常是上萬個後代中僅能生存一個)。因為對它們來說,每一個後代的誕生,都要消耗極其巨大的資源,這樣高比例的淘汰是極其巨大的資源浪費,是不堪忍受的。同時,高等動物特別是人類也比較有感情,這樣的高淘汰比例也使他們在感情上無法承受(對人類而言,後代的死亡是一種幾乎要崩潰的痛苦)。但是,他們在物種性狀方面,卻是和低等生物一樣,在進化過程中也是不同步的,為了保持本物種的優良性狀,他們同樣不得不以極高比例的淘汰來進行物種的優化,以保證本物種的競爭力,從而保證本物種的延續。因此,高等動物增加了另一種對後代的淘汰方式——精子階段的殘酷淘汰(這是一種主動的淘汰方式。而自然選擇則是一種被動的淘汰方式),從而極大降低自然淘汰對本物種的淘汰比例,減少資源的浪費。高等生物和低等生物的一個明顯的不同之處在於可見後代的數量和質量的不同。高等生物一般可見後代的數量遠遠低於低等生物,但是最後成長成年的數量相差並不遠。可見,高等生物和低等生物在可見後代的淘汰比例是完全不同的。同時,高等生物中雄性產生的精子數量絲毫不少於低等生物產生的生殖細胞,也就是說,在精子階段,高等生物就已經進行了極其殘酷的淘汰。從而使可見後代的數量極大地減少。從而保證了後代的質量(因為精子只是一種生殖細胞,不能算是可見後代,高比例的淘汰所浪費的資源十分有限,也不會傷感情。)



  眾所周知,高等動物特別是人類在生殖上是有非常明確的選擇性的,精子在和卵子結合之前,往往都要經過雌性生殖道的重重考驗、淘汰(數億精子爭奪一個到十余個受精機會,特別是人類,有時即使在排卵期性交,也不一定能懷孕,數億精子被全部淘汰),以確保後代的質量。為了淘汰不合格的後代,有時還不得不自然流產。這是比較傷身和傷感情的一種被迫無奈的選擇(以清除漏網之魚)。



  精子要通過眾多的考驗,其優勝者才能和卵子結合,完成其受精的使命。所以,高等動物的精子要具備十分完善的生物學特性,特別是免疫能力,承受惡劣環境的能力,才能順利達到其受精的目的。所以,高等動物的精子必然含有十分豐富的精子素。



  同時,由於精子素太過珍稀,而雄性高等動物生成精子的能力很強,交配權爭奪激烈,很多雄性都沒有參與交配,精子都是浪費掉。生成精子時就配備精子素不但會導致浪費,也影響了雄性的其他能力。為了保證不浪費,雄性高等動物採用了現用現轉的方式,在性交時才將精子素轉移,從而杜絕浪費。



  在性交時現用現轉地將一大批如此珍貴的資源給予精子排出,自然會導致雄性高等動物(男人)在性交後異常疲勞了。



  眾所周知,閹雞要比公雞羽毛亮麗得多。這是因為閹雞沒有性能力,不會將精子素轉移給精子排掉。精子素的積累比常常交配的公雞要多得多,從而有更多的資源裝飾羽毛,顯得更加亮麗。



  眾所周知,女人比男人長壽。但據《健康,男女有別》(《參考消息》2004,3,15,第7版)所述,女性的免疫能力比男性低,更易患免疫系統疾病。在有的地區,女性的社會地位和醫療衛生條件都比男性低,但女性一樣比男性長壽。



  這是因為男性的精子素以精子攜帶式轉移,不斷轉移給女性的緣故。男性的精子素積累比女性少,自然比女性更容易衰老,死亡;而精子素的不斷補充使女性的健康狀況不斷改善,自然比男性更不易衰老,死亡。



  「一滴精十滴血」的說法是有著深刻的科學根據的。而且,這樣的形容對精子的珍貴還遠遠不夠的。精子還對人的壽命有著深刻的影響。中醫說縱欲會對人體產生危害,過度縱欲甚至會「脫陽」而死,是那些縱欲而不知自製的人在性行為中經常會發生的事。就算沒有這麼嚴重,也會導致「陽痿」、「腰酸背痛」,「性中風」即民間所說的「上馬風」,嚴重影響到生活和工作。所以,我們的性行為必須有一定的限制。



  既然精子是如此珍貴,那麼它的排出量就對男人的身體構成巨大的影響。《精子戰爭》一書中對男人在不同的情形下排出的精子量進行了精確的研究。與不同的性伴侶做愛會使男人體內的精子數增多80%左右,不常與性伴侶膩在一起也會提高男人的精子數目。而偷情時男人要射出6億個甚至更多精子來進行精子戰爭。與固定的女性做愛則只要維持她體內的精子庫滿倉就好,這就使他最多每3天射出2億個精子,平均一天就6667萬個(西方歐洲人種)。這個數量已經是很大的了,高智商男性往往低於這個射精量。而最令人驚奇的是,男性的身體似乎的確能夠極精確地調節其射出的精子數量。東亞人種每3天的射精量是歐洲人種的一半,約為1億個,即平均一天3333萬個。



  也就是說,男人與同一個女性做愛,次數多少與射精量沒有緊密關係,多次性交與較少次數的性交對他的射精量沒有多少影響。恩愛的夫妻的性交的射精量剛好能讓女性體內的精子庫維持滿倉。這樣一來,適度的性交次數就有利於增進夫妻間的感情,而不會造成身體方面的損害。



  而偷情做愛每次都要射出6億個甚至更多精子來進行精子戰爭,這相當於9天的射精量(東亞人種18天)。如果偷情做愛的次數過多,那麼他的射精量就非常驚人了,這樣一來,他們的資源就會在精子戰爭中損耗,身體機制就不得不將資源向睾丸集中,從而導致大腦的資源不足,生長髮育就大受影響,從而導致智商水平下降。



  當全社會的性關係非常淫亂的情況下,男人無論和那個女性做愛都要射出6億個甚至更多精子來進行精子戰爭,那麼他們就會將資源向睾丸集中,從而導致智商水平下降。嚴重的會導致喪失學習和工作能力。日本的「都市隱者」多如牛毛,就是在精子戰爭中損耗光了他們的元氣,他們早就變成廢物了。
創作者介紹

狂奔

天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